煊雨c

色相由因缘聚合,无有自性,这意味着它们不坚固,不永久。但在照片中,事物在瞬间停顿。它是静止的,无尽的,仿佛无始无终。

黄石实验高中,说再见……

湖北黄石一中:

       仿佛冥冥之中,下午,我去银行,看到一大群人,还有两台巨大的挖机,进入实验高中。

       我知道,它的大限到了。

       1999年,我见证了它的生,2015年3月10日14:00,我见证了它的死。这是我和它的缘分。

       在这么一个偶然里,我,路过,居然是为了给它送行。


校门外的这个校标,早已麻木,它不知道,它的身后,即将发生什么。

   

轰的一声巨响


过后,这栋在2010年就已经被鉴定为C级危房的建筑,却并没有立即倒塌,这让我心生诧异,不是说好了是危房吗,2012年政府给出搬迁的理由非常充分,它是危房,不能装人,必须搬走……



再坚固、再顽固的建筑,也抵挡不住政府和挖机。


2012年6月,我在右手边的五楼,高三了,人散了。没想到轰隆过后,我所在的这边,面对炸药和挖机,却如此的固执。


   

   但最终还是,化为烟尘


   化作了乌有



尘埃落定


   现在,通透了。条幅显示,这里,可以搞大型商业活动。和我们见过的所有城市一样,把学校赶走,是商业之城的必须。


   一个人,在记录,又仿佛是在凭吊。


   门卫方师傅,带着和实验高中一样的失落,走了——这里,已由政府接管,换了门卫。




   而这片废墟,曾经是食堂,是演播厅。我们在这里,表演各种好玩的节目……


   

 我们曾经面对这栋楼,面对升旗台,迎着朝阳,和着国歌,抒发豪情。


   它今天的使命完成了,也累了,低下了沉重的头颅,仿佛若有所思


   明天,就轮到这栋五十年代的建筑了,当时的黄石二中,依托的就是这栋楼和它对面一模一样的那栋楼起步。这栋楼,是黄石二中最早和实验高中最终的办公楼。据说,当时还有人以文物保护之名,想留住这两栋红房子,但是,一切都无法阻挡开发的铁蹄。


   明天,就轮到这栋办公楼对面与之对称的红楼了。2012年之前的十来年,实验高中人丁兴旺,招生形势喜人,2800多人的规模,在用完了刚被拆除的主楼后,又把它也做了教学楼供高一使用,它,有个名字,叫教学二楼。


明天,就轮到这栋学生宿舍了。


   明天,就轮到这栋同样爬满了常春藤的图书实验楼了。


   这些常春藤,我们习惯叫它爬山虎,它,终于没有等来属于它的春天


   有心的人,早就截断了它们的根。是不是移到别处去了,何处?不得而知。如果它们能在异地活下来,是否还记得自己的家乡,和在它身边嬉戏打闹过的孩子们……


   这块牌子,今天侥幸完整着,只是,实验高中已没有了未来,从诞生到死亡,它仅活了13年。


   地面上,到处都是散落的什物。这些景观灯,绕楼一周,曾经将实验高中主楼的英姿勾勒得美轮美奂……我,搜寻着某些遗物,聊作记忆之用,因为过了明天,卡车一来,什么都没有了……


这是谁玩过了篮球,曾经忘了带走,躲在教室的一隅,两年。对于记忆中充满活力的弹跳,这只篮球,早已泄了气。

   

   这些东西,和实验高中曾经的蓝图一起,被丢弃。那是谁的十八岁,我们曾想延续很多人的十八岁,可惜实验高中,永远没有十八岁。


被推倒的墙上,还贴着2010年的8号文件

   

   这些,还没有来得及用完。当初为了节约,印制了很多,没想到,这个名号有这么快的结束,现在倒成了一笔浪费。我们以为,这些还不够,可谁知道,实验高中的体育节,无法过完它的十三届……


   

   这些队服,曾经是实验高中孩子们骄傲的战袍,他们披挂上阵,驰骋赛场,篮球、足球、投掷跑跳……谁还记得他们为实验高中创造出的无数辉煌?谁还记得自己曾经为实验高中创造过的辉煌!


志愿者们,无法再传递这样的绶带;因为实验高中,早已不在。

   

   某处,停着一本黄石实验高中最早的电话本。我是这个小本子的编辑者。


   是谁没有打完的一场球,永远的停滞在这里。而那些曾经激励了多少人的名人名言,也蜷缩一角,哑默不语,等待它们的,是清运……


   就读过黄石实验高中的孩子,每个人都记得,自己的班级,曾经拥有过这样的一块班牌,升旗仪式、运动会和其他的一切大型集会,队伍最前面的孩子,必须把它高高的举过头顶,这样好让人看清楚,他们,骄傲的走过来的,是……高二(10)班的学生!   

2009年的台历,老校长的记事簿:2009年2月16-17日,教职工考核,18日下午第二节课,捐资助学活动,清云足道……随着人去楼空,随着一声巨响,这一切,都消失在谁的记忆里。

   

   我们戴着它,站在校门口。小小的一块红布,简单的四个字,非常具有说服力。



  胶卷里的影像,不会再有谁去冲印,随着清运车的道来,影像,彻底将消失。凭谁,再也看不到自己的曾经了。


   没有完全推倒的墙上挂着”黄石实验高中原址修建第一稿的平面图“,歪斜得像个笑话。


  ”黄石实验高中原址修建蓝图(第二稿)“,现在,成了垃圾;其实,它早就成了垃圾,一张好看的垃圾。


   文字显示:黄石实验高中综合楼武汉路街景效果……还谈什么效果!


   记忆,停留在2011年暑季。拿着这份报纸,往各初中门前一站,顿觉神清气爽,“分数这么低?肯定进不来!找谁都没有用!”各招生组,高傲得不像话……


   我知道,我必须离开,站在门口,看着自己的双脚,我还有没有方向?而这双鞋,正是黄石实验高中2010年元旦,为了参加全市新年长跑,发的,当时的每个实验高中人,人手一双。也许是宿命,我今天恰巧穿着它送的鞋,来送它,双脚沾满了它的灰层。


   我还是决定,向前走。




而关于实验高中,凡是我能记起的,都是回忆。只是多少年后,没有了参照,谁,还能说出它的原貌,如果有谁能通过下面的图片记起它的零星半点,那得感谢我,一个忠实的记录者。


  感谢”在黄石“,能记录下这个瞬间,说明你是个有良知的记者;说明冥冥之中,你恰巧站在对面的高楼,见证了这一时刻。

或者,你是听说了这个消息后,气喘吁吁的赶来,气喘吁吁的上楼,气喘吁吁的举起了手中的相机……

我只能说,谢谢!我用了。


以下,是我发布过很多次的有关黄石实验高中的片段。

2003年,站在对面的广电局宿舍楼顶,看见的实验高中全貌。2003年4月16日的黄石实验高中,有对称的红房子,有敞开了翅膀的教学楼,有爬山虎还没有来得及爬上楼顶的实验楼,有簇新的塑胶跑道,和镜头无法记录的灯火辉煌的演播厅……


   闹市中心,有这么个求学的去处,是市民的福音——我那时想。

 

   这张ps过的照片,用于各种宣传,基因就在上面




我记得非常清楚,照这张相时,我一只手拿相机,一只手端着两盆花……我为什么不怕麻烦辛苦,那是因为,我想让他显得更美些。


  2002年,我们坐在操场上,看演出,对面,就是爬山虎


   


   


   


   一百年后,如果还有人提起黄石曾经有过一所叫实验高中的学校,如果经历过他的人,还有幸活着,唯一的印象恐怕就是这满墙的绿了,我们面对他,在运动会上傻跑,在舞台上傻唱,我们曾经做过的一切,现在想来,那一切,仿佛都是表演给他看的,他是看着一群又一群的孩子长到青春期的,也目送着一群又一群的孩子离开……而那些营盘里的人,几乎每年都能为他长高一节而发出过啧啧之声,可惜,这不是铁打的营盘。


   很多人看过这张图片,认为很美,我一直都没有把真实情况告诉任何人,现在,我要说了,这是实验高中五楼男厕所的一扇窗户,对面是图书馆的侧墙……我在厕所里,制作了这个画框。


   我记得,这是2010年的圣诞夜。每当过节,校园里的灯,就都亮了,这夜恰逢雨过,实验高中的镜头感十足。


   这是学生宿舍的一角,闹市一隅,幽静极了。


   

我最懊悔的是这张图片,我不知道当时照下来的效果,是如此的模糊,竟然没有补照;好在现在,这里,连模糊都没有了,都抹去了。


   
 这是哪年的雪?那对联,一定是我写的。



   这是2000年4月13日夜,我用单反胶片机拍的一张照片,那时候还学校和我都没有数码相机。学校的宣传资料和明信片常用这张扫描过后的效果图。


关于春色,关于黄石实验高中,未必一定要春色满园,有这么点杜鹃,就够了。我们那时候是非常知足的。


   

   这张照片拍于何时,不记得了,这时候的花坛,还没有铁树和杜鹃。远处实验楼的墙面,已经被爬山虎布满。


   这是2012年高考前夕,我为这栋楼拍的最有人气的一张,往后面,如果我还在拍,那也是一栋人去楼空的楼。


   这是他活着时最后的正面像,他的面前,有背着书包出没的孩子。



2009届高三(2)班在教室里的合影,那是高考前的心血来潮,考前找这么一张合影,说明他们已胸有成竹,注定要创造黄石实验高中从未有过的辉煌。我虽然只带过他们一个星期的课,但里面的孩子,有很多我都记得,比如黄沙、段润蕾、胡云翔……以及我的儿子。


  最后的高三(3)班。这一天,离2012年高考还有190天


   这是每天下午第二节课后,孩子们必须自觉自愿完成的作业……
 


   钢筋水泥的城市里,有一个花园一样的去处,是眼球所需。


   


   面对那一片让人心悸的绿,十三年来,我们一起升旗、起誓。


   


   

   演播厅


   


   


   全市元旦长跑,黄石实验高中,总是最拉风的


谁的战袍,虽然早被人丢弃在遗忘的角落,终于消散在瓦砾堆,但它们曾经和主人一起创造的辉煌,不应该被忘记

  

   这,不是靠吹牛可以获得的,是一分一分砍下来的


   黄石实验高中,最后的高考,自信的孩子,现在已经大四了。


  


   最后的高考。五楼南头第一间教室,我的教室。我在这里,送走了2012届学生,黄石实验高中最后一届学生。非常奇妙的是,我的学生姚昊,被安排在自己的教室(3号位)参加高考,从这里,他起飞,成了空军飞行员,现在,他正开着他的直10,在通州的上空翱翔……


   这是我为2011年新年制作的贺卡,当时正流行“给力”一词,想不到,一年半后,它不给力,垮了……


      迷雾之中,黄石实验高中,彻底消失了;感谢你,有这十三年的陪伴,一生都不会寂寞……愿我们的新去处,能成为我们的新地……

来源:黄石老鼠

评论
热度 ( 8 )
  1. 安徒先生黄石老鼠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煊雨c黄石老鼠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煊雨c | Powered by LOFTER